“肉你狂”又至

0 Comments

今年6月以来,猪价淡季疯狂,大蒜扩产暴跌,两种不同农副产品的极端价格现象,得以偶然交集,格外引人注目。它们均几度经历暴涨暴跌的价格轮回,如今再次被价格魔咒击中。它们有哪些同与不同,其价格异常波动的幕后推手分别是谁?相关利益链影响如何?究竟有无摆脱农副产品价格魔咒的出路?敬请关注本期聚焦。

往年,进入6月份后往往是猪肉、生猪销售的淡季,但今年异常的是,生猪价格已经逼近每公斤20元大关,达到历史最高位。

6月18日,中牟县养殖户老刘以9.4元/斤的价格卖了10头生猪,平均每头2450元的价格,比往年多出600多块。“还有几头基本达到出栏水平,但没舍得卖。看势头,感觉价格还会继续涨。”老刘说。

照以往经验,进入6月份后应该是猪肉、生猪销售的淡季,但今年却呈现出反常情形,猪肉价格都出现了逆市上涨现象,生猪价格一路走高。

“最近几天,生猪价格以每天每公斤两毛的幅度上涨,已经逼近20元大关,达到历史最高位。”6月20日,河南广安集团董事长高天增告诉本报记者,“而在往年,这个季节是价格最低的时候。”

雏鹰农牧董事会秘书吴易得透露,和往年相比,今年雏鹰农牧的仔猪、生猪和猪肉的均价比2010年的均价分别上涨33%、28%和26%,对外出售的商品猪价格也达到了9.4~9.5元/斤。

本报记者注意到,在去年6月份,生猪价格每公斤尚不足10元,以致业界喊出卖肉卖出“白菜价”的无奈。而在今年春节后,猪肉价格便没再回落,进入五六月份,猪肉价格上涨速度更为迅猛。

“经过最近几个月的超预期上涨,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已经达到2008年以来的历史最高点,生猪养殖盈利水平也接近历史高点。随着猪价的不断走高,多地开始出现‘抢猪’现象。”一位业内人士称。

对于猪价判断,业内一个通用的数据是猪粮比。猪粮比越高,养殖的利润越高。一般情况下,猪粮比例达5.5∶1时为生猪养殖的盈亏平衡线,但如今猪粮比例已经达到8∶1。

不仅河南,猪肉上涨已经成为全国普遍现象。根据众品集团执行董事本保科的观察,全国价格上涨幅度不同,东北最高,中部地区的价格处于中间水平。

在5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中,高涨的猪价格外显眼。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显示,5月份生猪价格同比上涨了40.4%,对CPI的贡献将近20%。

但这并未到达尽头。业界的一致意见是,尽管涨幅继续大增的可能性不大,但目前价格尚未达到最高点。

在高天增看来,就目前趋势而言,在未来一个时期,猪价还将持续高位运行。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则判断,猪价最高点应出现在春节前,2012年5月份之前,猪价不会有明显的下降。

“目前还处于上涨过程中,但涨幅会相对平稳一些。就目前的存栏结构而言,到第三季度中后期,价格高峰会过去,会逐步有所回落。”本保科预测认为。

饲料原料价格的大幅度上涨,疫病较多致局部地区成活率偏低,去年肉价暴跌造成存栏量下降等因素,成为“飞猪”幕后推手。

在侯建芳看来,猪肉价格反季节上涨的原因,主要有几个方面:其一,饲料原料价格上涨;其二,受南方干旱及洪涝影响,疫病较多,局部地区成活率偏低,影响出栏总量;其三,由于去年上半年肉猪价格过低,2010年年底之前种猪养殖户补栏积极性不高,造成种猪存栏量下降,仔猪供应总量偏小。

多位业界人士的看法,与侯建芳基本一致,将猪价上涨归于“存栏数减少”和“成本导向性上涨”。

“我们认为目前生猪存栏量不足主要由两大原因导致:第一,2010年上半年生猪养殖行业长达5个月的行业亏损(猪粮比低于6)将大量中小养殖户挤出市场,能繁母猪存栏持续下降。第二,2010年六七月份开始的猪价反弹带动了补栏积极性,能繁母猪量从9月开始反弹。但是疫病频繁多发,母猪的存栏量一直未能有效增加,远不能满足正常需求。”华泰证券分析认为。

由于补栏母猪需要经历4个月的母猪怀孕周期以及6个月的肉猪生长周期才能出栏,因此即便从5月份起母猪存栏大幅上升,要达到商品肉猪的充足供应状态也需要等到2012年2月份(春节)前后。

本保科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析认为,去年价格暴跌和疫情爆发的双重影响,加速了承受风险能力弱的散户退出,养殖市场正在经历由散户主导到规模养殖场主导的变化,在这一过程中,出现了暂时的供应缺口,导致仔猪和育肥猪下降,对价格产生放大效应。

除了出栏量减少,成本抬升也成为影响猪价的主要因素。本保科将饲料和人工成本的上涨,归于导致新一轮猪价上涨成本的三分之二比重。

“养猪成本主要包括饲料成本、工人工资以及由疫情造成的意外损失这几块。”高天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“玉米价格已经涨至每吨2300多元,而上轮最高价才1600元。玉米在饲料中的比重占到了65%~67%。”

与饲料成本相比,人工成本的增长则显得更为显著。“根据工种的不同,去年工人的工资还在1000~2000元不等,今年每个工种的工资普遍上调了50%。”一家养殖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就算是上调了工资,仍然很难留住工人,“养猪场的工作环境比较特殊,工资低了留不住工人,年轻人更是不愿意干。”

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“飞猪”高高在天,与猪相关的产业链,却在地面上感受着冷暖两重天的不同滋味。

高猪价的直接受益者是养殖业。雏鹰农牧商品猪的客户订单已经从之前的发货前5天下单,到现在要发货前10天下单,其仔猪也供不应求,销售订单已经排到7月下旬。不但新客户不断增加,公司的老客户目前的采购量也上调了20%左右。

华泰证券分析认为,雏鹰是猪价上涨的直接受益者,我们将上调猪价涨幅预期及2011年业绩预测,并维持买入评级。

而且,对于“雏鹰农牧产品有没有提价计划”这一问题,雏鹰农牧有关负责人称,公司会根据市场情况合理调整产品价格。

除了雏鹰农牧,河南牧原、河南广安等企业,均在这一轮猪肉上涨行情中受益良多。

但是,相对养殖业,生猪下游的肉类和相关食品企业,则正在感受不同程度的寒意。

双汇发展董事长张俊杰表示,今年以来,受生猪价格不断上涨及原辅材料上涨的影响,公司生产成本有所上升。为消化涨价成本,公司不断通过开发新产品,调整产品结构,消化成本上涨的不利影响。

“目前的生猪收购价格已创出多年来的新高,达到了19.2元/公斤。在这种情况下,公司以销定产,不搞库存,暂时并没有因猪肉价格上涨而上调肉制品价格。”张俊杰说。

按照本保科的观察,肉价上涨根据行业和企业不同,存在一定差异。众品的全国性布局,使得辗转腾挪空间更大,无论是渠道、客户的承受能力,还是转嫁成本能力都比较强,所受影响不是太大。

“但是,价格高位也导致了部分消费者的消费量减少,厂家为提升销量,会阶段性对一定产品采取促销,势必带来市场竞争加剧。这时候,小规模的屠宰和肉类企业,在单区域运作中,日子势必会很难过”。

思念食品一位负责人对本报透露,在水饺的生产原料中,猪肉所占的单品成本最高,在20%到30%之间。目前每吨2.6万元的价格,已经创出近年历史纪录,对企业成本造成了较大压力。

三全总经理样表示,公司主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给公司带来较大的成本压力,将直接影响公司的生产成本和盈利水平。

散户加速退出生猪养殖行业是行业整合的必然趋势。通过市场整合,提高养殖业和屠宰业的集中度,方能从根本上解决生猪和猪肉价格的过山车难题。

多位养殖业人士向记者表示,尽管今年肉价暴涨到“暴利”程度,但明年或后年会不会再次暴跌?暴跌暴涨均非所望,建立一个稳定的价格机制至关重要。

“在猪价上涨危机中,政府应投放储备肉,出面缓解生猪上涨过快的势头。但此轮猪价上涨并非人为操纵而是由市场引发,其解决之道,更应遵循市场规律。”对此,高天增开出了药方。

记者接触的多数业内人士认为,生猪价格多年没有走出大起大落的周期性波动怪圈,重要原因就在于生猪饲养过于分散、规模化养殖水平较低。

“投放储备肉、进行政策调控都是必要的,但是,从长远看,通过行业整合,优势企业主导行业发展,提高养殖业和屠宰业的行业集中度,方能从根本上解决生猪和猪肉价格的过山车难题。”本保科建议。

此言不虚。养殖企业规模越大,市场判断和投资将更为理性,抗风险能力也更强。

实际上,中小散户最大的风险在于资金问题。在价格低潮时,小养殖户赔本后会放弃继续饲养,而他们在赚钱的时候往往会扩大养殖,形成产量波动。但稍微有一点风险,这些中小养殖户便受损严重。

众所周知,养殖业最大的风险之一是疫情,但散养户生猪的患病率要比正规养猪场高60%左右。散养户资金和抗风险能力有限,一旦生猪大批患病就会压得他们翻不了身。

而对于规模养殖企业来说,一方面成活率更高,能达到95%以上。另一方面则是疫情防治能力大大增强。更为主要的是,规模养殖企业能够常年维持稳定的养殖数量。

侯建芳对此认同。他认为,散户加速退出生猪养殖行业是行业整合的必然趋势,预计十年后将是大公司与大公司之间的竞争。

而事实上,在市场导向中,这一趋势正在变成现实。河南省畜牧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在农村,养猪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,尤其是在瘦肉精事件爆发后,许多大型肉制品加工企业更倾向于选择收购专业养殖企业的生猪,也一定程度倒逼散养户数量的减少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